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吕思清

  1977年12月 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在一次接待外宾的谈话中自豪地说:我们有个7岁的娃娃,已经能拉外国的、大的小提琴曲。这个7岁的娃娃就是吕思清。8岁被中央音乐学院破格录取,成为这所著名学府有史以来年龄最小的学生,被誉为乐坛神童;

  1981年 11岁的吕思清被世界著名小提琴家耶胡迪·梅纽因选到他在英国为天才儿童创办的音乐学校;

  1987年 17岁时夺得第34届意大利帕格尼尼小提琴大赛金奖,成为夺得国际小提琴艺术最高奖的东方第一人;

  1992年 在美国阿斯彭国际音乐节连演四场音乐会, 美国《纽约时报》及英国权威音乐杂志《The Strad》 分别特别报道;

  1993年8月 携旅美钢琴家许斐平, 女高音歌唱家朱小强在北京为希望工程义演;

  1997年11月 录制的第四版《梁祝》小提琴协奏曲,被誉为当今最佳版本;

  1999年12月 参加《首都庆祝澳门回归祖国》大型文艺晚会, 等国家领导人出席观看;

  2000年 使用六把斯特拉迪瓦里,瓜奈里及阿玛蒂意大利名小提琴录制了《 维瓦尔弟 [四季] 名琴版 》CD ,被权威乐评家称为 演绎与录音均A+天碟级,是可遇不可求的无敌制作 ;

  2001年 被《中国青年》 选为影响21世纪中国的100个青年人物 之一;

  2001年11月 被授予美国旧金山市旧金山市荣誉证书;

  2001年11-12月 《吕思清-世界名家名琴名曲中美巡演》 在北京,厦门,广州,旧金山及芝加哥举行, 获得巨大成功;

  2002年6月 被授予美国新泽西州杰出亚裔艺术成就奖;

  2002年9月 第三届《世界名家名琴名曲音乐会》 在北京及青岛举办,演出造成极大轰动。吕思清并受邀携五把名琴赴中南海为,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演出;

  2002年10月 受芝加哥市府邀请参加出席伊利诺依斯州及芝加哥市欢迎主席访美宴会并进行演出;

  2002年11月 受邀参加法国巴黎香榭丽舍大剧院中国申博大型特别音乐会;2003年1月被强势媒体《北京青年报》聘为年度形象大使;

  2003年2月 受邀参加由法国总统希拉克夫人主办的凡尔赛宫中国文化之夜特别音乐会;

  2003年3月 与著名房地产企业当代集团推出《当代乐章-万国城˙吕思清名琴名曲音乐会》;

  11月11日19点小提琴演奏家吕思清做客搜狐娱乐嘉宾聊天室,与网友聊天……

  吕思清说:最近比较忙,国内由于上半年非典的影响,原定的一些演出大家都一样停掉了,所以很多的演出集中在下半年,由于我在国外演出比较早就定好的,所以国内的演出只能抽空来,所以最近飞行时间比较长,来回穿越太平洋。

  吕思清说:我统计了一下我每年坐飞机是1个多月,所以我们比大家少一个月的使用时间。最近我在8月底和9月初开始忙,先是在美国举办音乐会,然后在香港9月底举办了第一个世界名家名曲的音乐会,就是“名琴音乐会”。在10月初又在新泽西举办了名琴音乐会。

  吕思清说:然后我又到美国和欧洲开音乐会,前不久在台湾展开了名琴展和大师的讲课活动,后来又在大连和北京举办了音乐会,我明天将在杭州开音乐会,然后又要回到美国,然后再回到台湾,然后再回到这里,11月30号在宝利剧院开一个“火红年代”的单奏音乐会。

  吕思清说:这种反应还是蛮正确的,当时之所以说要做一场音乐会,首先我们说是希望做宣布中国作品的音乐会,我们想中国作品选什么音乐比较好?我们在6、70年代,当时我父亲在自己刻谱,到处问音乐家要他们的作品,然后自己刻送给音乐界的老前辈们,当时跟陈钢老师要了很多的作品,大家都知道他做了非常著名的《粱祝》小提琴名曲,他也做了脍炙人口的,在60年代非常流行的小提琴曲,像《金色炉台》等著名的曲子。

  吕思清说:把这些曲子精选出来组成一场音乐会,会非常有意义,因为大家现在生活都非常的繁忙,有各种各样的压力,如果有一种音乐让他们能对自己青春有一种回味,有一种怀念,激起他们对生活的激情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所以我们决定取名为“火红的年代”。

  吕思清说: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我觉得关注这个问题也非常好,关于流行这个问题,在现阶段我没有计划说跟非常流行的音乐做一种结合,但我不排斥任何形式的音乐,我是比较开放的古典音乐家,我会觉得每一种音乐创作者、演奏者都是觉得这个音乐是最适合表达他内心情感和思想的语言,这是无可厚非的。我们没有权力制止他做,我可以选择喜欢或不喜欢,所以有些东西我会喜欢,有些东西我不喜欢。

  吕思清说:从流行音乐来讲,我近期内会想跟其他艺术或者音乐语音的结合,但目前这些形式尚没有包括流行的形式,也许可以有民歌的形式,或者一些民间音乐的形式,甚至国外的探戈,或者南美洲的音乐,更趋向于一些古典范畴中通俗的元素。

  吕思清说:至于陈美我不是很了解,我没怎么听过她的作品,记得我对她有过一次评价,而且广为流传,我还是坚持上次的说法,我宁愿把陈美看成流行音乐界的一员,而不是看成是古典音乐转为流行音乐的一员。另外她只是利用古典音乐乐器为载体,实际上她音乐整个的表现方式和市场运作方式还是属于流行音乐的范畴。我尊重她的选择。

  主持人说:您在西方待了很长时间,您能评价一下国内古典音乐界现在有哪些特点和不足呢?

  吕思清说:特点就是我觉得基础非常好,专业性非常强,强化训练做的非常好,系统训练做的非常好。

  吕思清说:技术都非常的完备。不足之处我觉得就是实践的机会比较少,视野还不够开阔,在各方面知识学习方面比较偏,比较偏专业,相关艺术的知识学习比较少,比如绘画、雕塑、西方文学,这跟我们其实是有非常密切关系的门类知识的积累少一些。再就是跟一流的音乐家交流的机会比较少,这是从专业角度来说。

  吕思清说:从社会性来说,我觉得中国要想成为一个音乐的强国,我觉得我们现在需要做很多起步的工作,而且有一些已经做的非常好了,音乐市场还是比较繁荣的,每年有很多好的音乐会,一流的大师、乐队来。当然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我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也是需要我们去提高的,比如整体的音乐普及,音乐教育更加的全面化的过程,以及音乐市场更加正规化,跟国际乐坛接轨的机制,以及自己好的作品的不断出现。

  吕思清说:我这不算特别怪癖,首先第一点,我练琴的时候不喜欢人听,有些音乐家不在乎,但大多数都是在乎的,我特别在乎。第二点,我演出的当天我有很多程序是我要基本上去做的,类似于我什么时候要从酒店抵达剧场,抵达剧场以后我要先做什么,后做什么,什么时候换上我的演出服,什么时候在演出之前做多长时间练琴的准备,什么时候吃东西,吃多少东西,都有一定的安排。

  主持人说:这样的成功给您生活带来什么变化吗?比如小时候有其他的梦想,比如当宇航员?驾驶神五上太空?

  吕思清说:现在有这样的想法。很奇怪我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过我想做什么人,我当时其实我觉得想当宋世雄一样的体育解说员。

  吕思清说:当时我在英国上学,很喜欢体育,也很喜欢足球,我很早就在英国支持的球队,看足球杂志,看足球,回来看咱们转播的足球,我觉得当时解说员有很多东西说的不是很准确,包括队员的名字、背景等等,因为当时他们信息沟通不是很发达,我想如果我上去说一定比他们准确的多,所以我想我应该当体育的解说员,而且我当时对体育非常感兴趣,像世界上田径男女所有世界记录保持者都背的出来。

  吕思清说:现在练琴就是我的体育运动了,很耗体力和脑力。时间很少,也很难真的去看足球,所以现在关注比以前少了很多,但还是非常关注,我觉得体育是精神面貌很好的表现,表现很有民族感的东西,中国在任何项目当中取得好成绩,我都是特别的高兴。现在就希望中国男足再争气一点儿。